您的位置:首页 >【绝代双骄——江玉郎】(01-02)【作者:gc++】

【绝代双骄——江玉郎】(01-02)【作者:gc++】

9 【绝代双骄——江玉郎】(01-02)【作者:gc++】 作者:gc++
字数:109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一。慕容九妹

  慕容九妹,这女子竟是慕容九妹。她被三姑娘赶走后,一路痴痴迷迷地到处
乱闯,她梦游般笔直走出了城,别人虽瞧着奇怪,但见她衣服华贵,人又美得邪
气,也不致有人敢动她的歪主意。

  谁知竟偏偏误打误闯,被江玉郎听见了这消息。

  他立刻想到这女子必是慕容九妹,所以就立刻放下别的事,赶回头,恰巧在
路上迎着了已饿得发晕的慕容九妹。

  慕容九妹迷迷糊糊中被江玉郎抱进了一栋废弃的小屋中,又在迷迷糊糊之中,
被江玉郎喂进了一些酸酸苦苦的食物。

  她醒了,但是她更加迷茫了。眼前这个陌生的大男孩是谁?他是来解救自己
的吗?

  还没有等她张口询问,江玉郎先发话了:「姑娘,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慕容九妹空茫的眼睛闪现出一丝痛苦,缓缓地摇了摇头。

  江玉郎笑了,笑得很欢喜,夹杂着一丝难以捉摸的邪恶。他柔声地告诉慕容
九妹:「姑娘别着急,我来慢慢引导你帮你恢复记忆。」

  慕容九妹道:「我假如能想起以前的事,就算立刻死了都愿意」

  江玉郎道:「好,你先脱光,我替你想法子。」

  慕容九妹突然想起了点什么,颤声道:「你是不是也想帮我赶走这恶魔?」

  江玉郎丝毫不知小鱼儿和慕容九妹之前的故事,自然也不了解为什么慕容九
妹要他帮忙驱赶魔鬼。但是他就着慕容九妹这句话接了下去:「是的,只要你脱
光了衣服,你就可以将那魔鬼从身体中赶出去。」

  慕容九妹并没有反抗,那双纤白的玉手轻轻地解下了自己罗裳。

  朦胧中,她青春的胴体,就像缎子似的发着光,她修长而坚实的双腿,紧紧
并拢着,她柔软的胸膛,俏然挺立……穿着衣服的慕容九妹,看来虽是那么纤弱,
但除却衣服,她全身每一寸都似乎含蕴着慑人的成熟魅力。

  小屋中香气迷蒙,光影朦胧,空气中似乎有一种逼人发狂的热力。

  江玉郎看得眼睛都直了。他这些年来江湖上玷污过的女子并不少,但是慕容
九妹散发出来的魅力却让他也一时抵挡不住,胯下的阳具暴涨,似已蓄势待发。
但他却并没有行动,反而是静静地等待着慕容九妹。

  刚才的食物中早已下了分量十足的春药,莫说现在慕容九妹神志迷糊,便是
江湖上不少名门侠女在清醒的时候中了江玉郎的春药,也如妓院中的娼妇一般爬
上了江玉郎的榻上,不断索取着男人的恩爱。江玉郎对此很有信心。

  慕容九妹还是站在那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痴痴地笑着,雪白的牙齿就
像野兽般在发着光,她苍白的面颊已嫣红,她眼睛里也发出了异样的光。粉红色
的乳头早已在春药的刺激下硬了起来,身子炽热无比,下面那从来没有异性碰过
的处子花房不断的涌出蜜液,很快就让整个阴阜湿润起来,肉洞里头彷如有很多
小蚂蚁在爬行,痒得深入骨髓,根本就不是人能够抵御的。

  江玉郎坐在床上,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像是在欣赏一幅绝美的艺术品。没错,
慕容九妹确实是上帝早就的一副绝美的艺术品。他并不着急,眼前这块美玉迟早
会被自己吞下去的。

  平素一向冷静的慕容九妹反而率先坚持不住了,痴痴地问道:「『它』现在
已经在我身子里动了,我已可感觉得出。现在我该怎么驱赶它?」

  江玉郎冷冷地回答:「首先,你先帮我把衣服脱了。」

  慕容九妹完全忘记了淑女的风度,如飞蛾扑火焰一般将江玉郎扑倒在床上,
三下五除二拔下了江玉郎的衣裳,江玉郎那根常人难及粗大的肉棒「噌」得一下
峥嵘毕露。

  慕容九妹那盈盈一握的娇乳已经落入江玉郎的魔抓之中。

  她被男人的手一碰到,身子竟顿时如同触电般猛然一震,两腿之间的神秘之
地又是一波淫液涌出。

  江玉郎又笑了,他或缓或疾地揉捏起慕容九妹莹泽迷人的完美玉笋,软滑的
双峰在他的指间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原本洁白得如同雪域冰原般的肌肤慢慢覆上
了一层娇艳的粉妆。娇软如绵的玉体因为性感带的刺激而一次次的颤律抖动。江
玉郎的温柔又邪恶的大嘴雨点般的吻遍了她的额头,眉毛,檀口,耳垂和玉颈,
一系列的动作让慕容九妹浑身酥麻,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声腻人的呻吟:「嗯……」

  慕容九妹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只觉得自己得身体轻飘飘
地,跟随着江玉郎的节奏不断地起飞。忘记了自己的清高孤傲,忘记了自己的平
泊冷淡,只愿意随着他摆脱恶魔的侵扰,让身体飞上极乐的仙境。

  终于,她登上了拿绝顶的高峰。只见慕容九妹娇躯猛往上挺,螓首后仰,一
波波的快感冲击的她完全失神,花心处射出一大股阴精,竟是到达了生命中的第
一次高潮。

  高潮虽然已经过去,慕容九妹却丝毫没有感觉体内的恶魔从身体内溢出,反
而像是更加凶猛地控制着自己。她渴求得看了江玉郎一眼,媚眼如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