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9)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9)


涂,渴望被韩平的阳具进入。这时韩平开始脱下裤子,把阳具伸到我的水帘洞前。
我闭上眼眼睛,感受着他的龟头在我淫穴洞口摩擦而即将进入的销魂,静待他的
插入捣毁我的小穴。

  谁知就在这要紧关头,突然听到宿舍铁门传来钥匙的声音,我和韩平大惊失
色,我脑里的第一念头就是明器,但这下惨了,明器在刚刚下课的时候放到韩平
书包里,现在来不及打开拿出来了。

  还是韩平反应快,二話没说把我抱起,躲进一旁的厕所里,把门关上。我正
在想办法怎麼出去好,只听见袁章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回来啦!谁在厕所
啊?」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只听韩平装出冷静的回应:「我啊。」「噢,韩平啊,
你在大解吗?快一点喔,我也要开大啊,好急好急!」

  韩平一听急中生智:「我闹肚子,没那麼快啊,你到隔壁去咯。」「噢,好
吧」袁章于是到隔壁去了。

  听到关门声,我跟韩平不约而同地「哎」了一声,松了一口气。我赶紧抓紧
时间要开门出去,谁知道韩平竟然从后面一把抱住我的胸部,然后直接将肉棒伸
了过来,摩擦着我的穴壁。

  「啊……别……别再玩了!快……快点趁现在出去吧……」「我……我忍不
住了!一下午到现在才有机会能进来,你也听到袁章说要大解,没那麼快的,你
就让我进来……来一下吧……」

  我知道抵抗也没用了,其实自己也好想要,只好一边装着抵抗一边将臀部微
微翘起,还不时左右晃动,白花花的俏臀将韩平看得两眼犯晕。他慢慢地将那根
已经硬得发直的肉棒送了进来,插得好深。「啊……」我倒吸一口气,就像飞进
了外太空一样的感觉,脑袋一下子完全空白。

  韩平开始有节奏的抽插,我双手紧紧地扶着铁门,身体逐渐从直立变成弯曲,
好让韩平可以插得更深。他也一次比一次用力,疯狂地顶撞着我的花心,把我弄
得左摇右晃,还发出阵阵呻吟。

  「嘘……别叫出声来啊……」韩平用手将我的嘴捂住,结果就变成了「唔…
…呜呜」的叫声,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嘴又被捂住,铁门被我按得咚咚作响。

  原来从背后被抽插的感觉比正面还要刺激的,而且还是站立在地上,感觉插
得更加深,韩平用力的同时我也在往后用力,滚圆的丰臀重重砸在韩平的股间,
发出「啪、啪」的声音。

  韩平似乎快要来了,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双手也离开了我的乳房和嘴唇,转
而抱住我的小腹两侧,用力将我身体往他肉棒上撞。我听到那里传来「呲呲」的
摩擦声,还有不断的水水喷涌出来。

  我被顶得快不行了,整个身子瘫软下来,手按到了地面,屁股却被韩平抱着
狂插。「我……不……行……啦……受……受不……了啊……啊啊啊!」我尖叫
出来,一声盖过一声,真担心周围的人会听到。

  一双巨乳倒吊下来,显得格外「壮观」,像两个大木瓜一样在我下巴处前后
晃动。韩平可能被我的叫声刺激到了,抽插速度达到了顶点,然后用力往前一顶,
一股暖流在我体内注入,然后又是一阵狂插,才逐渐缓了下来。我感觉他射了好
多好多,然后从我下体慢慢流出,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下来。

  趁着袁章还没回来,我们用剩存的气力收拾好殘局,然后疲惫地对望了一眼,
我还故意生气地瞪了韩平一眼,害他急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不敢正眼看我。
「还不帮我把衣服整理好!」「噢,好,好。」我着他呆呆的样子,不禁心里暗
暗觉得好笑。他认真地帮疲惫的我穿好小裤裤,然后是外裤和整理好上衣。

  刚才可能站得太久,腿都麻了,出来有些发软,还大口地喘着气。韩平扶着
我坐下,然后把明器装好,恢复了男身。被韩平短短一个下午就弄了几次,我已
经疲惫不堪了,爬到床上。

  这时,袁章回来了。「噫,孙寒在睡觉啊,刚刚太急了都没看到你!」我装
作眼困的模样说:「是啊,袁章你不是去打球了吗?」「我没有啊,文海去了。」
唉,下次还是不要自作聪明好了,也不能在宿舍跟韩平……实在是太危险了,不
过,似乎又充满着无穷的刺激,我在床上竟然在想入非非地回味着刚才的疯狂情
景……

              7、明器坏了

  睡到模模糊糊,觉得下面不太舒服,好像被什麼东西顶着,有些难受。我挣
扎着醒过来,发现小弟弟好像没了知觉,用手一摸明器还在,但再一摸发现不对
劲,它又变得硬硬的,跟拿下来的状态一样。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变成了
女人,幸好大家都已经睡了,一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

  我猜想可能是明器脱落了,就把它拔出来,再插进来,结果还是没有变化,
试了几次都不行!惨了,怎麼回事呢?难道明器失效了吗?现在怎麼办呢?我悄
悄爬到韩平的床上,轻轻把他摇醒:「韩平,韩平,快醒醒!」好半天他才终于
有了反应。

  「什麼?明器失效了?」「嘘……小声点!」我们坐起身来商量对策,决定
趁现在赶紧先回韩平的小屋,否则明天早上起来肯定露馅了。

  快走到宿舍大门,我们一看糟了,传达室保安小陈还在守夜。我赶紧让韩平
把我背起来,装作生病的模样。「怎麼了,半夜还出去?」小陈问。「嗯,孙寒
病了,我送他到医院。」韩平答道。

  「噢,你没事吧?赶紧去吧。」「还好,谢谢啦。」我把声音压得很低,头
尽量埋在韩平肩下,免得露出破绽。

  好不容易混了出来,我松了口气。这时才发现刚才由于太紧张,自己的胸部
紧紧贴着韩平的后背,隔着薄薄的汗衫,都能感受彼此的体温了。乳头在摩擦中
渐渐硬了起来,有点怪不好意思的。我让韩平把我放下来,这家伙还有点不乐意,
估计刚才爽死了。

  到了小屋,我们开始研究起明器来。插拔了几次还是没有任何作用,我急得
都快哭了,难道以后不能恢复男儿身了吗?一想到就着急万分。

  就在我们即将绝望之际,我突然从明器侧面往里看到一股微弱的红光在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