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为了爱】(06-09)【作者:abcabc0520】

【为了爱】(06-09)【作者:abcabc0520】

5 【为了爱】(06-09)【作者:abcabc0520】 作者:abcabc0520
字数:210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6。

  「醒醒。」

  阿峰的声音。

  我又睡着了,酒精真可怕,以后我真的再也不敢碰酒了。

  「到家了吗?」我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却感觉有些怪异,毕竟现在位於的地
方怎么看也不像是在计程车里,但由於还没清醒,脑袋不太好使,所以我也不太
确定自己在甚么地方。

  「怎么可能,你又没跟我说你家在哪,我也没问,也不想问,也不打算要问。」

  阿峰奇怪的回话让我完全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身处的是疑似汽车
旅馆的房间里,更糟的是,我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了起来,全身牢牢个固定在椅子
上。

  「咦!怎么会这样!」我惊呼。

  「既然都敢参加这种联谊了,想必你也不是甚么把贞洁看得比甚么都还重要
的传统女性吧。」阿峰一边说一边往我逼近。「只是,比起其他人喜欢单纯的发
泄肉欲,我更喜欢进行潜能开发。」

  「啊?甚么东西?」

  「美丽的结果令人惊艳,但若是有着丑陋的开始那才更加值得讚叹,化腐朽
为神奇才是真正的鬼斧神工。要做到,首先要具备过人的识人能力,要能从砾石
遍部的溪谷中挑出璞玉。要通晓琢磨的技艺,才能够在不伤本体的状况下磨去外
面包覆着的杂质。最后,还要有鑑赏的心,才能够彻底体会艺术品的价值。而你,
吉川凌,虽然已经被打磨一半了,但是还有好大一部份尚未显露出来,而我,就
要激发出你那未知的潜能,让你展露出真实的样貌。隐藏在你楚楚可怜,如此惹
人怜爱的外表下,究竟住着一只多么飢渴的野兽,我要彻底地辩清牠的面貌!我
要摸遍你的稚气未脱却又充满魅力的身体,找出每一处的性感带,点燃你心中的
欲火,再让他熊熊燃烧,这把火将永不止息,只会越加猛烈,你等着看好了,过
了今晚,你将完全不一样!」

  这…这三百字以上的独白,这变态的论调,好熟悉啊!该不会…?不,不可
能吧,我努力的把脑还中浮现的那个身影给抹掉,不可能跟她有关系吧,不会吧,
不会吧,但看着眼前的阿峰,真的很自然地就会想到她啊!

  看着不想相信直觉得我,阿峰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幅度十分邪恶──然后
开口:「你发现了啊,小凌,我正是你亲爱的林亭芸的双胞胎弟弟,林明峰。你
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呢,不管在甚么地方都能够被推倒,真是淫荡啊。俗语只
有说朋友妻不可戏啊,可没规定到姐姐的女朋友喔。既然我们有这份姻缘能够相
遇,不做点甚么就实在太浪费了不是吗?」

  难怪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么名字!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他给我的好熟悉的感觉!

  糟了,这样的发展很不妙啊,我的贞操现在真的面临危机了啊,我不要,我
不要,我不要被男人上啊,就算在怎么欲求不满,我也不要被男人啊!好噁心,
超级噁心的啊!我不要,我不要!我是男的啊,被学姊怎样都没关系,但,但,
被男人怎样都有关系啊,我得做些甚么来抵抗才行,但现在手脚都使不上力,只
好智取了!

  我故作冷静,开口说:「哼,那你想必是要胁我,说如果我不从你,就要把
我去联谊的事情向学姊说。没在怕的啦,就看她比较能接受贪玩的学妹还是爱玩
女学生监禁的弟弟!」

  你的伎俩都被我看破了,看你还能怎么办!

  「威胁?」阿峰摇摇头,然后说:「这种俗滥的剧情我若是照本宣科的话未
免也太有辱绅(ㄅㄧㄢˋ)士(ㄊㄞˋ)之名了。而且,如同我很了解我姊有多
变态一样,我姊也是最了解我有多变态的人。只是,我可不能让她知道我对她的
女朋友下手了。」

  「那。。。那就收手吧,我甚么都不会说,真的。」彷彿抓住汪洋中的一条
船一般,我赶紧哀求。

  阿峰再度摇摇头:「不不不,我有更好的方法,我要你不说,是因为不能说,
因为你完完全全的乐在其中,彻彻底底地享受待会会发生的所有事情。当你再见
到她时,心中只有满满的歉疚,喉头将被愧对塞满,今晚的事情你将绝对绝对无
法说出。」

  这傢伙变态的无可救药了!知道了沟通无效后,我努力地想动上四肢,想靠
蛮力挣脱眼前的贞操危机。

  「哼,没可能的。你就慢慢试吧。」他冷冷地笑着,然后继续说:「同时,
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吧。」

  他先拿出一罐不知名的溶液,然后用它浸湿了一块白布,接着他就拿布放在
我的鼻前。

  糟了!一定是春药!我拚命的扭开头,并且努力闭气,但僵持一阵子后还是
忍不住换了气,完蛋了!

  (傻瓜。林明锋暗自窃笑。你一定以为我用了春药吧,这只是沾了水的布而
已,但这可是摧毁你理智高墙的巨型投石车。被下药了,所以我是身不由己的,
自己才没有那么色,都是春药害的。这样的想法给了你所有淫荡行为的藉口,自
以为是的被害者啊,认为自己是最无辜、最可怜的存在?我这条手巾才不是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