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和良家少妇的多次情】【作者:不详】

【和良家少妇的多次情】【作者:不详】

7 【和良家少妇的多次情】【作者:不详】 作者:不详
字数:36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因为业务的关系,我常住单位在黄山市设立的办事处。办事处是在一个小区
里租的套房。这样,我八小时之外的生活就和居住区的居民融入到了一起。

  在小区里有几家正规的理发店,我因为总去「春花」理发店理发,时间长了
也就和店主兼老闆娘,一个年龄32岁叫小王的少妇相熟了。小王的老公长得很
帅气,是个搞工程的小包工头,时常不在家。儿子在一个私立的幼稚园,每个礼
拜回家一次。

  开始的时光总是很平淡的。我和小王的接触仅限於她给我理发我给她交钱。

  偶儿说说不着边际的闲K孀攀奔涞牧魇牛降牟t解渐渐多了,慢慢的
也就谈起了朋友间的话题。不过也就是儿子的学习和她老公的工作之类。

  因为小王的理发店开在小区的入口处,她的人缘很好,和她相熟的人出入小
区都会和她打声招唿。时间一长,她就发现了我的问题:有一次给我理发时她忽
然笑着对我说:「你可是个好男人呢?」我说「何以见得?」

  她告诉我,说我来小区这么长时间了,从没见我晚上出去过。说我出门在外
很辛苦,能做到这一点很难得。我想也是的,我这人吧就是特老实,倒不是我没
有花心的意思,但总想着我是一个人在外,万一出点什么事不好解释也许更不好
处理。小王并不知道我的心思,我的表现无形中在她心中打了个高分。这次谈话
后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好像进了一步。因为我理发时她总是少收我的钱,洗头乾脆
就免费,这点让我不好意思很久。但怎么给她都不要,我也就不勉强了。

  一次招待客户,酒宴结束剩了好多东西,我想着丢下实在可惜,就打包带回
去给了小王。她显得很不好意思,但我看出来她心里还是蛮高兴的。晚上在她店
里给我洗头时,她羞涩的告诉我,说我上午的做法就像她的父亲,她父亲煺休前
是一家单位的部门经理,在外吃饭时也经常带些酒菜回家,每当这时她就好高兴,
因为有好东西吃了。我知道,我带给她酒菜的举动触动了她儿时的美好记忆。

  一天晚上,我已经睡下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起来一看,竟然是小王。她
见我只穿着短裤,很害羞,让我穿上衣服她才进来。我又重新穿戴整齐拉开门,
她犹豫了半天才进来,进来就坐在床边并不说话。我问了她半天她才告诉我,是
和她老公生气了,她老公打了她。我劝了她好久,给她将讲了好多夫妻相处的道
理,才终於把她打发回去。我怕的是她老公就在家里,她在我的房间里呆的很久
算怎么回事呢?让她老公知道了,有点自己找事的味道。所以才极力想赶快劝回
去。

  有了这次经历,我们的关系,或者说是感情一下拉近了许多。感觉已经是无
话不谈了。她经常趁她老公外出的时候,晚上来我的房间里聊天,她很羞涩,每
次来我房里,都不和我坐在一起,保持一定的距离。天很热也总是要我穿好衣服。

  我对她本来也并无歪心,於是就照她的意思做。有一次她实在是不忍心看我
很热的样子,才允许我脱掉外衣,穿着大裤衩和她聊天。这以后也就不太管我穿
不穿外衣了。慢慢的,她也不再与我保持距离里了。来我屋里后就很自然的坐在
我旁边,我们的手臂时常能碰在一起。

  30多岁的人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就扯到了性上。但她好像很不愿意涉及性
话题,回答有关性问题时也很保守和克制。比如我问她,她的性生活的次数,肢
势,她老公的性能力等,她回答的都很简短,回答后就请求我,咱们不说这个话
题好吗?看她这样,我也就不好再提性方面的事。

  现在已经记不得,我们真正发生性关系是在那一次谈话了。只记得当时她告
诉我她当姑娘的时候因为一次事故,她的大腿骨被砸断,后来尽管治好了但骨头
断裂的地方却留下了疤(断骨长好后的断处结下的骨疤),说完就让我摸。当我
稍用劲抓她的大腿肌肉感受骨疤的形状时,抬头看到她正春眼含情的望着我,我
心里一下子激动起来,顺势就把她压在我的身下,我的嘴也紧紧的贴在了她滚烫
的唇上,激烈的热吻起来。

  她嘴里「呜呜」的叫着「不要」,两只手却紧紧的抱住我的后背,腿也大大
的张开来。我被她的动作鼓励,腾出抱她的右手,把我硬极了的阴茎掏出来隔着
她的小内裤顶在了她的阴道口上(她穿的短裙),她感觉到我的阴茎后,整个身
子一下子就瘫软了。嘴里却小声叫着:就这样吧,不要再往下了………

  我听到她的话,只好压抑着自己强烈的性欲,一动不动的伏在她身上。这样
过有5分钟的样子,我终於忍不住了,就起身脱她的内裤,她也不吭声,只是死
死的抓住内裤抵抗着,脸上却挂着羞涩的笑。我看实在脱不下内裤,就改变了策
略,直接把手伸进内裤里,抚摩她的bb,这下我做对了,当我把手指插进她的
阴道里时,她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我顺利的扒掉内裤。

  我注意到,在我扒掉她的内裤的一瞬间,她立即害羞的把短裙拉下盖住了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