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风雨情缘】(第四部)(23)【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四部)(23)【作者:林笑天】

4 【风雨情缘】(第四部)(23)【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2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二十三章:各怀心思

  又是旖旎的一夜,略有不同的是加上了秦薇。

  玄阴媚女连日操劳体力尤可,精神上却已经不堪重负,适时地停一停对於那
个庞大的构想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欢好自然是放松的最佳途径。

  诸女见了秦薇憔悴的脸庞,浮肿的双目都免不了心疼,於是她大喇喇地佔据
了今晚的主位。秦薇之熟艳堪比柳若鱼,玄阴媚体更有增进情欲之效,这一夜比
起之前更加荒唐。若不是秦冰极力反对,林风雨的阴阳双龙必然出鞘……此事让
秦薇颇为遗憾,只得相约下回定要尽兴品嚐一番箇中滋味。惹得宁楠目放星光,
一个劲地躲开母亲视线戳着秦薇的腰肢,意思是下回一定要叫上她……

  次日一早,林家人穿戴整齐会同扶语嫣,一行浩浩荡荡向藏剑峰行去。

  这是林风雨第二次接受整个出云山的礼敬,他也没有推辞,大喇喇地走在最
前坦然受之。这是林家人应得的,他们中的每一位都为了神州付出了太多太多。

  秦冰,宁楠,秦薇,曹慧芸四女各个容光焕发,显然这三日里饱受灌溉滋润
得不行,扶语嫣也是神采奕奕。不过这一次就没有了调笑,林风雨初回时是事前
的揶揄,大可一笑了之。如今若再提起闺房之事则有不敬之嫌,盟主大帐里对林
家人致以最高的尊重。

  「林真人,敢问婚事筹备如何?可有定下日期?」谷元真人率先发话,言下
之意显然林家的婚事与神州接下来的行动息息相关。

  林风雨摊了摊手表示一切都听大夫人的,惧内之相让一众高人忍不住莞尔。

  秦冰脸色微红,瞪了林风雨一眼,好似坏人都是她来做一般:「盟主,林家
婚事对咱们是大事,但於神州而言却是小事。一切先服从与战事安排,婚事择机
从简即可,三位新人对此也均无意见。」

  谷元真人点了点头,又向林风雨道:「林真人与鬼族几番交手当是瞭解极深,
当下局势如何应付,还请真人教我。」语气诚恳,不但姿态放得足够低,连本座
也不称呼了。

  林风雨对大势向来懵懵懂懂,指教那是决计没有,不过说些心得倒是没有问
题:「盟主过谦了。鬼族战力实在不逊於西华魔宗,屍解天鬼洛芊芊也绝不在卫
无涯,肖钰等绝顶高手之下。我军携大胜之势会合士气正旺,可云宗主,王洞主
均有伤在身,南宫庄主亦闭关未出,相较敌军仍然势弱。不过在下认为若是缩头
不出,好不容易振奋的军心不久后又将消散,窃以为无论如何总要打一打的,在
下愿为先锋冲阵。」两人说起话来都是心平气和不卑不亢,所言也都有感而发,
显然之前的芥蒂暂时都放下了。而林风雨一如从前的平和,可他话中的份量与地
位,已能和神州第一人谷元真人不分上下。他如今状态,修为战力,自信心都处
於巅峰状态,大有「不要怂,就是」的意气风发。

  谷元真人沉吟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方玄衣道:「碧云宗之战我方使用的精英战术颇为巧妙,不如依样画葫芦如
何?」话说的毫无犹豫显然已思虑良久。

  秦冰凝目蹙眉。敌军那边肖钰是不可能出战的,那么还余卫无涯,有苏不言,
洛芊芊三名顶级高手,己方林风雨,谷元真人与莫非凡尽可抵敌得住,顶尖战力
上已不落下风。只是算上其余元婴巅峰高手,神州还是弱势许多。魔鬼二族联军
败阵一次之后不可能再犯同一错误,对精英战术必然有了充足的准备。此前出其
不意的致胜关键天图又被肖钰借用林风雨的刀光打残,修复还需时间。即便天图
完好无缺,肖钰也必然留下了后手,想再次发挥巨大的作用极为难能。这一战更
多的是硬碰硬,真是险之又险。自家夫君与女儿当仁不让必须出战身赴险地,心
中歎息一声千般不愿,可时局如此又无可奈何。既然躲不过,那么完善计划才是
当为之事。她柔声道:「敌军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方策略也决不可照搬。
是否考虑一下仅由元婴巅峰的各位真人出战,依托出云山大阵为根基,进可攻,
退可守,以试探为主,也不必与敌军过多纠缠。」

  谷元真人道:「林夫人分析得有理。敌军战力缺损想来也不会急於硬桥硬马
地做上一场。本人愿为林真人掠阵!」

  关於会师之后第一场战斗的讨论一直持续到夜晚,胜利总是基於充分的准备
之上。区区一天的时间当然不足以完成战前准备,包括秦薇针对设计的战阵,分
组的配合等等都需要精雕细琢。

  众多高人离开盟主营帐后,秦冰喊住了林风雨,又唤来曹慧芸,三人携手并
肩向一处荒僻的小院行去。

  小院被法阵包围,从符文的构建来看显然是一套禁锢之阵。院里陈设并不奢
华却一应俱全,虽是软禁了院中之人也并未亏待。整个小院纤尘不染,每一样物
事都摆放在应该在的地方,显得乾净而清爽,小院的主人当是花了好些心思的。
石桌上一壶香茗正从壶嘴里飘出浓郁的茶香,此刻小院的主人正独坐於院中天井,
手中一支浓艳的牡丹应是刚刚採下,液珠饱满的花瓣开得正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