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我的红白蓝】【第廿一章】【作者:东楼一醉】

【我的红白蓝】【第廿一章】【作者:东楼一醉】

本帖最后由 斗皇 于 2016-11-12 15:09 编辑

台湾妹中文娱乐网。欢迎加入http://312ff.com--原创作者:东楼一醉

的红白蓝】【第廿一章】【作者:东楼一醉】【性吧首发】


 第廿一章 分裂

  【前段时间不小心肩膀的韧带拉伤,休养了几天,现在还没有痊愈,尽量更新,诸位见谅】

  “那我是第几个?”

  这问题实在是问住了我,让我有点慌张。

  她的手从胯下握住我的睾丸,不让我的阴茎离开他的肉体,目光注视着我。性吧首发

  “第……一个!”我有些沮丧。

  她则欢呼雀跃起来,翻身将我压在身下,重重地吻向了我。

  “妖女……”这是从她开始的,我们之间的第二波时候,我唯一想到的

  忽然我想到此时不知身在何处的妻子,想到我们之间从未到达过的肉欲的顶点,仿佛这么多年的生活里面,我们之间只有平平淡淡的柴米油盐一样。身边的佳人沉沉入睡,眼角兀自带着没有散尽的泪花——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我知道她也恨得不是我,就像她的姐姐也不曾恨过我一样。

  身上的疲惫像是牛皮一样束着我的身体,让我怎么也睡不下去。这夜半时分的孤独感悄然升起,似乎除了活着以外,这世上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去在意的事情了。

  电话的另一头响起声音的时候,是凌晨四点,我正在失眠的困苦中在地下室推杠铃。

  “是我……”不用听也知道这个时间谁会打来电话。

  “知道,你说吧!”我的语气比自己想的平静,仿佛那一边的人与我并无系。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你能听我说么?”她似乎小心翼翼起来,这忽然令我有种荒唐的感觉。

  “你说吧,咱们都是成年人,没什么讲不开的。”我拉过一条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也为了让自己更平静一些。

  “我知道你现在不太好……”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是我想不到的。

  “谢谢你关心,我挺得过去,还是说说你吧。”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我心中是有一些恼怒的,但我对她却没什么可说的了。

  “我?你不是都知道了么,有什么可说的?”她的语气像是自嘲,又像是埋怨。

  “我知道与否,只是因为你觉得而已,这样你也就不必说了吧?”我也以为我窥破了她的想法。

  “你愿意怎么想我就怎么想吧,我就是……就是不想……”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明白了,不过对不起,我恐怕不能接受,你能明白么?”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点破,我想这并不需要多想就一目了然。

  “你恨我么?”她很在意地问道。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既然你不愿意说明缘由,表示咱们之间已经没什么信任了,这是我要说的意思。至于你说得什么恨不恨的,我没想过,也没时间想。”话说到这儿,实在没什么往下继续的必要了,但我还是打算等等她,算是留点最后的颜面。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的脑子似乎再装不下别的什么了,这让我很无语。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已经,但可惜你并不愿意听我说,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不明白我也无能为力了。”

  话筒里只剩她的呼吸声,我们就这样互相沉默着,让时间毫无意义地荒废下去。

  “你真的很想知道?”最后,她问道。

  “说真的,我一点儿也不好奇,如果这就是你的态度,那我就先挂了吧!”忽然之间,我才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远比我想象到的要大,像是完全不在一个世界那样。

  这时候我才感到困意袭来,只好拖着我的身体,失去力气般爬上床去。

  此时外面已经亮了起来,卧室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小姨子温霁修长的大腿沿着被角切割一般露了出来,我伸手抚摸在上面,一片冰凉。此时我也有了睡意,便直接将被子向上掀开,却不巧正看到她扬起的圆臀对着我,暗处一片雪白的残迹,大概是我射进她身体中的种子悄悄溢出后干涸的形态。

  被子里的肉体温暖绵柔,赤裸着,和我同样赤裸的躯体紧挨在一起,手感像是极品的暖玉一般。以前见过一块被称作“羊脂玉”的真品,手感就像现在握在我的手里的人一样,才知道以前的人说玉,原来说的还是女人而已。

  这女人在我的掌中变换着身姿,不仅让我的掌握更加舒服,也令她自己找到更为舒适的位置。轻轻的哼叫从她的口鼻之中发出,比我们交合时候的春音鸣奏更令我心驰,几乎没用什么时间,我就坚定地勃起了。

  “操她!”我心里这么想着,身体跟着就凑了上去。

  原本趴在床上沉沉入睡的温霁缓缓地醒了,但似乎甚至未清,一开始只是身体本能地迎合着我的运动。从后面进入一个女人的时候,实际上比想象的容易,尤其是时时阻碍着我前冲的她的两瓣柔臀,此时被我挤压着,像是两只小手温柔地鼓励着我向前冲刺一般。性吧首发

  里面的感觉也不一样,那些在之前高频抽查下似乎已经平滑了的她的内部的褶皱,这个时候似乎又粗糙了起来。这暂新的阴道,像是一级级等待攀登的台阶的样子,而我确定我没有略过任何一级。

  身下的女人终于呼叫了一声,努力扬起她的脖颈,两手向前扑腾了几下。我不确定她是想反抗还是什么,总之随即又不动了,但后背却紧张起来,让我很容易摸到她的变化。

  我继续耕耘,不理会她的任何举动,即便是她想要翻身的努力,也在我的冲撞下一次次宣告失败了。

  女人开始哭泣,夹杂着我的冲撞,以及她时不时的呻吟声。我不知道该在她哭泣的时候停下来看一看,还是该在她呻吟的时候加把劲动一动,只好一直不停地奋斗下去。

  很快这游戏就无聊了,或许是因为我的身体的疲惫,或许是因为再一次我把所有的东西留在了她的身体里。我就这样落了下去,躺倒在她身侧的位置,但身体却没有离开,依旧那么插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