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小西的美母教师】(35)

【小西的美母教师】(35)

小西 35

  回到了教室,越想越气不过,秦树如今当着和爸爸的面都敢胡作非为,
已经到了我无法忍受的程度。我想了想,必须找路星来帮我。我当然还不知道秦
树正在双飞妈妈和苏老师,不然一定会杀了他。

  我来到路星的班级,路星的座位空荡荡的,于是问他同桌:「同学,你知道
路星哪去了吗?」

  他回答说:「听说今天晚上要出去打架,刚走呢。」

  「?走多久了?」我忙问。

  「两三分钟吧。」

  「谢谢啦。」说完,我连忙跑了出去。

  这个学校如果要翻墙出去的话,一定是东北那个角落,那个地方外面就是大
路,方便打车坐车,而且偏僻少人。

  我一路往那边跑,还好路星他们走得不快,正好在围墙边找到了他。

  「路星。」我在后面喊。

  「田西。你怎么在这?」路星看到我很奇怪。

  「我有事要找你。很急。」

  路星说:「兄弟们都在等我呢,有什么事改天吧,不会就急在这一天吧?」

  我说:「你是要出去打人吗?」

  「还是上次那个欠我哥钱的混蛋啊,我哥说了,追不到钱,说明我以后没混
的天赋阿。」

  上次那个?我突然想起了那次在小巷遇到的那个男人,还有在路星家看到的
照片,那个男人的脸模模糊糊的在我脑海里形成一个轮廓,我忙问:「你还有他
的照片吗。」

  「我手机里就有。」路星递给我,「怎么?你认识?」

  我接过手机,看着那张照片,这次我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我曾在家的全家
福看到过,他就是秦树的亲生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又想起之前跟小静
曾在广场看到的一个长得特别像我妈妈的一个女人,不会就是我小姨吧?我抓住
路星,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我过去。这个人我认识,我有不得不见他的理
由。」

  路星被我的表情吓到了,「什么理由啊?」

  「晚点我就跟你说。你先带我去吧。」

  「行。跟我走吧。」

  我们翻出了墙,打了个车到了市区,跟他的几个兄弟会合,然后开着一辆小
面包到了一间小宾馆。

  原来有人在这搞了个牌局,秦树爸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点钱要来赌博。而路星
就要在这宾馆门口蹲他。

  路星问我:「你出什么事了?这么急,搞得你连课都不想上了?」

  妈妈被人搞了,还上个鸡巴课。但这事太丑,实在说不出口。我支吾着说:
「这事我现在还说不出口,等晚上回去我再跟你说。」

  路星可能是无法想象我到底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所以有一点不爽。但见我
不说,也不追问。

  又等了很久,终于看到秦树爸跟一个身形纤瘦的高个子一起走来。

  「动手!」路星一发话,车上另外两个兄弟,跟着路星就冲了上去。

  秦树爸见了路星撒腿就跑,但他哪跑得过路星,还没跑出10米,就被路星
追上一脚踹翻在地。紧接着面包车开了过去,秦树跟他兄弟把秦树爸拉上了车。

  「别打我,别打我。」秦树爸求饶说,「你们放了我吧,就几万块钱至于吗?
我今天就去赢钱,赢了把钱就还你们。」

  路星冷笑说:「你那德性赢你麻痹的钱。赶紧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省得我
们动手。」

  秦树爸一脸不愿意,「这是我翻身的本,求求你。」

  路星二话不说,一拳就打在他脸上,然后招呼兄弟搜他身。

  搜下来居然搜到五万块钱,路星说:「你欠我哥三万,我今天只要三万。你
要真有本事,剩下的两万块够你翻了。」

  秦树爸很不甘心,但又没办法,只好说:「那可以放我走了吧。」

  「走吧。」

  秦树爸正要开车门,我说了声,「等等。」

  秦树爸疑惑地看着我。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他摇头,「看着倒有点脸熟。」

  「那你总认识秦树吧。」

  他一惊,「他是我儿子,但他早已经不认我这个爹了。你要找他麻烦跟我一
点关系也没有啊。」

  「你知道他现在也在这座城市吗?」

  「我知道。」

  「他妈妈也来了吧?」我试着问。

  「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如此,他们一家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故意着脸说:「你儿子秦树确
实惹到我了,而且令我很不爽。」

  「求你别找我。要找你去找他妈。」秦树爸哀求说,「你们快放了我吧,我
还有个牌局。」

  我说:「告诉我他妈在哪。」

  「她在这边租了个房子,我把地址写给你。」

  他妈的,小姨还骗我妈她在北方。她一定是跟秦树勾搭一起拉我妈下水。我
怒火中烧,放走了秦树爸,我找路星下了车到了个人少的地方,才说:「这事不
是我不想说,实在是太难说出口了。」

  路星说:「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

  「我妈被我表哥搞了。就是那个秦树。」

  「搞了?」路星一下没反应过来,「卧槽,卧槽…」

  「所以我实在说不出口。」

  「你不会要把他杀了吧?」

  我叹气,「我是真想把他杀了,但我这不也得跟着坐牢。不值。你有没有什
么办法,既可以教训他,又不会被抓?」

  「我是想不出来除了把他打残,还有什么方法能泄愤的。」

  我沉默,事情如果闹大了,我爸肯定会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妈的丑事,
那这个家说不定就完蛋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而且我的心底总是有着幻想,我
妈一定不是心甘情愿的,一定是被吃了药,或者被秦树抓住了什么把柄威胁,比
如裸照什么的。

  我说:「我要先去见见我小姨。」

  「不如你把你小姨给上了吧。以牙还牙。」

  这么一说,我有点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