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幸福的阿呆

幸福的阿呆

清朝年间,南方有一户从商的小富人家,由於先辈的开拓,家境还不错。

  主人李涛,年有42岁。有一小妹,乃是父母晚年所生,唤作李洁,年已经 21岁了,过了婚嫁阶膊辉幸鲈担有√迦醵嗖。桓辈♀筲蟆⒂衅蘖 的模样,弄得远近都闻名。李涛取妻张氏,38岁,馀下有三儿两女。大儿叫李 精,第二的叫李明,都取亲成家;常常跟随父亲到外面去打点生意;惟独1 8岁 的么子,虽取名李聪,但脑袋瓜却不灵光,傻呼呼的,是个智商障碍儿。私底下, 家人都叫他阿呆。大女儿李环,19岁,小女儿17岁,半年前刚刚嫁出去。张 氏有一小妹,嫁在邻城一户大富人家做小,也常常来这里串站门做客。

  虽说阿呆智力不行,可什么事情也好交代,所以也特别受到父母兄弟姐妹的 呵护,什么事也都让着他。就连过门的大嫂、二嫂,看到这样的表现,也大多护 着他。

  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第一章初涉窥战(爹娘打架)

  可怜天下父母心,俗语如此说是一点也不错。阿呆的情形就是如此这般。是 个么子,脑袋瓜又有些问题,很惹人疼,特别是为娘的张氏,更是如此。从小到 现在,阿呆的生活起居都是他娘为他操劳的,从不假借他人之手,连睡觉也是在 夫妻俩房间里再加一张床,在时候还要哄阿呆入睡。性福阿呆的源头就在这里开 始了。

  这天夜里,阿呆肚子发痛,想要叫娘陪他一起去方便。模糊间还未唤出口, 却听到一阵好似痛苦的叫声:「嗯……哼……了阿……好……」阿呆不明就里,起床赤脚看去,只见爹娘两个都没有穿衣服,趴在一起,上 上下下的在动,也不知在什么,把床都弄得吱吱作响。阿呆眯着睡眼走近去观 看。

  正在兴头上的两人浑不知阿呆已经醒来了,走近来观看他俩的精彩表演。平 常这个时候,阿呆早已熟睡了,而且阿呆的睡性特别的好了,常常一觉到天亮。 所以,每次两人的房事都选了这个时候,避开阿呆,可以放心的进行交欢。也由 於如此,阿呆虽已过了18年,却还是不知道什么是做爱交欢。现在就是这样, 他也不知道父母两个人脱了衣服不睡觉动来动去的不知道干什么。

  「阿……阿啊……老…老爷……再用…用力……哼……啊……喔喔……」李涛听着张氏的示意,卖力的努力进行活塞运动,双手停靠在浑圆的双峰上, 虽已生过三个小孩,可是却一点也不显得下垂。李涛不停地用双手在那两个乳房 摆弄,用力地捏、挤、压;下身也是毫不放松地向前冲……「啊……对……对……用力……再加……加点……力,喔……喔……好…好…… 就是那……那里了……啊啊嗯嗯……啊喔……喔喔……哼……啊……」阿呆好奇的看着爹娘,两个人半夜三更的做些什么?娘好像是又痛苦又叫好 的,究竟爹娘两个在干什么呢?

  李涛依旧双手用力在双乳上搓揉、捏弄,玩弄着已经充血坚挺的乳头。张氏 也享受着丈夫带给他的快乐。在这一方面,丈夫从来都不曾让她感到失意过,一 直很体贴卖力的配合,每次都能给她身体上的满足。张氏把双手环抱在李涛的背 后,也用力的贴紧两人的距离。两人丝毫没有发觉在旁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阿呆充满好奇地仔细看着:「啊……美……太美了……老爷……啊……喔…… 喔喔……」只见爹爹下面的东西硬硬的,在娘下面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有时,还看 到里面翻出来的红肉,那里还流出一些水。不曾看过女人身子的阿呆想:怎么娘 的下面跟我和爹爹的不一样的,没有一条软软的肉的?怎么爹爹的肉会变硬的呢? 娘的胸口怎么比我多了两块肉?娘的下面是放尿的地方吗?红红那里流出来的水是娘的尿吗?

  阿呆好奇的打量着爹娘的身体,突然,李涛把阴茎从张氏的穴里头拔了出来, 让张氏翻转,半趴在床上,再插进去,做了个哈巴狗姿势。阿呆这时惊奇的发现, 原来爹爹下面的肉肉还好长好大的,黑黑胀胀的,上面胀着像隔壁老伯手上的青 筋血管,上面的皮还翻到了下面来了。怎么我就不知道,我就不会……张氏把屁股向上翘起,身子一前一后的迎合丈夫的抽插,口里哼着声音: 「哦……喔喔……阿……哼老……老爷……你……你真行……啊……喔喔…… 啊……喔……」李涛把双手环抱到张氏的胸部,捏着乳头推挤,配合着下半身的抽插,口里 也闷闷的喘着粗气,哼哼作响。

  李涛突然把手收到张氏的腰部,紧紧抓住,下身开始快速猛烈的抽动,头也 不停地晃动,嘴里喘出大口大口的粗气。

  张氏的叫声也突然升高:「啊啊啊……喔……叼喔……啊啊……好舒……舒 服喔……啊啊……我都……都快……泄……泄了……老爷……老…老爷……再用 力……往里进……进……啊……喔……叼喔……」李涛猛地移开双手,抓住张氏的双肩,猛烈地晃动两人的身子,下身也迅速 的活动,密集的抽插不停。

  「喔……喔……太…太好……了……啊啊……啊……喔……喔喔……泄…泄 了……哼……哼哼……啊……喔……」两人的速度都缓缓的慢了下来,嘴里还是粗喘着气息。身子向下趴叠在一起。

  阿呆看到这里,奇怪地问:「娘,你们在干什么?」张氏不防旁边出现阿呆,有些慌张讶异的反说:「阿-呆,你-你怎么在这 里?你不在那边睡了吗?」阿呆这时才想起自己肚子有些痛,「我肚子痛,要叫娘陪我去茅厕呢。可是, 娘,你和爹爹在干什么呀?你们睡觉怎么不穿衣服的?还抱在一起的。你平时怎 么不抱我睡?」张氏和李涛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忙找借口回答,她知道阿呆傻性一来,如 果不问清楚,会一直问不停,还会去乱问别人的,这要是说出去有多难堪,自己 夫妇俩在儿媳的面前都不大好说话了。

  「不是——不是的,睡觉——睡觉要穿衣服,娘刚刚和你爹是在——在—— 在打架。你没看到你爹在娘的身上抓着娘吗?那是我和你爹在打架,我们——我 们怕撕坏了衣服,所以——所以就把衣服脱掉了。」「可是,我们打架不是没有脱衣服的吗?」

  「那——那是在白天,白天就可以不用脱,晚上就要把衣服脱下来。还有, 娘和你爹打架的事你不能说给别人听喔,要不然,人会骂娘和爹的。你也不想娘 被人骂吗。」「好,我不跟别人说,娘和爹打架了。」

  张氏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虽然这个儿子比较傻,但还很听话,他说不跟人 说,就一定不会去说给别人听的。终於用打架瞒过了傻儿的追问了。「阿呆,你 不是肚子痛吗?来,娘带你去茅厕。」张氏穿好衣服,忙转开阿呆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