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伊万卡 于 2017-1-7 00:51 编辑

  第四十三章 田乐志(三)


  当舒雅红着一张似炭烧般的俏脸,听着田乐志用粗鄙、下流、淫秽的词语详详细细地描述着他跟栗营长的妻子——军医苏静雨一次次在她的办公室的诊断床上偷情、听着他如此绘声绘色地描述如何同栗营长的妻子苏静雨一次次地颠鸾倒凤行鱼水之欢的露骨性行为时,讲真的她的心都似被小猫百爪挠心般的难耐:今晚丈夫戴庆刚刚把小弟弟插入她那充满渴望的娇嫩下体不久就被眼前这位田所长给叫跑了。不知为何自从今晚她吃了那粉色的美容胶囊后她就一直隐隐有种渴望那种男女之事儿的欲望。今晚被丈夫撩拨起来的欲望本来就还未消退,再听了田乐志这一段声情并茂地偷淫美人妻的交媾描述,内心的欲望就更加不可被压制了,所以她听得相当入神。

  其实田乐志的淫秽描述对舒雅触动还是相当大的,因为苏静雨跟舒雅的身份上有那么些许的共同点,那就是:都算是田乐志同事的妻子吧?略微不同的是一个是田乐志首长的妻子,一个是他下属的妻子。因为这一层联系所以当田乐志龌龊描述苏静雨一次次背着丈夫栗营长跟他偷情时,不可能不让有类似身份的舒雅感同身受。

  令舒雅万万惊叹莫名的是:哪个观音菩萨般慈悲心肠的善良女人苏静雨最后竟然还是瞒着丈夫和田乐志上了床,而且还不止一次。她有些不太理解:虽然田乐志年轻时应该也还算英俊,可对方的丈夫毕竟是他的首长,他真的是色胆包天,连营长的妻子都敢碰。再有哪个嫂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本来是好心可最后自己竟然失了身,连贞洁都这么失掉了?她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呢?难道真的像田乐志所说的那样,他的下面哪根怪异阳具会让女人着迷吗?

  想到这里她又禁不住偷瞄一眼哪根田乐志故意露出来的怪异阳具:只见在户外透进来幽暗的路灯光照下,它的龟头蛙口似乎隐隐有亮晶晶的黏液流出,那上翘的弧度让整个阳具像根肉肠鱼钩似得,看不出有丝毫的美感。舒雅不得不摇摇头,她确定:所谓的这根东西能带给女人无尽的高潮都是田乐志在吹牛!因为在舒雅看来这根东西比起“小包子”的哪根黝的粗大阳具来丝毫都不威武,反倒是“小包子”的哪根大家伙看上去更让女人心颤。

  舒雅扪心自问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偷情这种事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自己在这方面是有底线的,自己最多也就是在虚幻的游戏中才敢去尝试……在现实中自己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丈夫戴庆的,这一点她在跟戴庆结婚那天她就默默在心中发过了誓言。她之所以下决心跟宋冠杰断绝一切联系大抵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在虚拟游戏中可以去试着约会自己喜欢的大男孩宁泽涛,可那毕竟只是游戏而已,要是在现实中即便是真的碰到了真正的宁泽涛她是肯定不会去主动招惹的,最多也就是站在远处留恋的看他背影一眼,仅此而已。

  所以舒雅自认为:自己是有原则的,在那款“爱情游戏”中的行为是绝对不会影响到现实生活中的自己的,而在那款游戏中因为是虚拟的也即是不存在的,所以她也不会太在意,就当是为完成自己少女时代的关于白马王子的梦想圆梦吧?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没有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既然在现实生活中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那在那款“爱情游戏”中实现且又不影响自己正常的生活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不是吗?

  ……

  “那天晚上当把嫂子肏到了高潮,并让她在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了潮喷的美妙感觉后,她就彻底进入忘状态了,那叫床声老销魂了。我也真是想不到平时文文静静的她会叫的那么骚浪……”田乐志又开始“吹牛”了。

  “潮喷?”舒雅有点儿疑惑,细弱蚊蝇地喃喃自语,单纯的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词。

  “怎么?丫头,不会从来就没有体验过高潮后潮喷的极致快感吧?”舒雅的自言自语不想被一直在留意着她细微变化的田乐志给听到了,于是他认为炫耀性能力的最好时机到了,便出言挑逗道。

  “你……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你还是继续讲你的故事吧,怪不得你一直都不敢让人知道这种事,原来你了这么缺德的事情啊?嫂子本来是好意帮你的可是你却……你怎么那么坏啊?难道不怕被你们栗营长发现枪毙了你?……”舒雅虽然对田乐志口中的“潮喷”有点儿好奇不过她是不想跟他请教这种问题的,这种男女之间的禁忌话题怎么能在夫妻之外讨论呢?她已经想好了现在网络信息发达,大不了一会儿等田所长走后自己上网去搜索查询一下嘛。所以她故意把话题叉开,往旧事上去引。

  田乐志今夜故意灌醉戴庆借机找到家里想要得到什么?今晚来此是何目的?故意给舒雅讲他的“英雄事迹”所为何事?再明显不过了,他怎会放过如此好机会呢?于是他邪笑着道:

  “丫头,别掩饰了。是真的没体验过‘潮喷’吧?唉,可怜啊,结婚都两年多了连这么美妙的滋味都没有尝过?看来戴庆这小子在床上不行啊,放着这么美的小媳妇都满足不了……”

  “你……别胡说了。你当领导的怎么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呢?一点儿当领导的样子都没有……”舒雅看田乐志越说越放肆、越说越露骨于是马上愤然制止道。

  “嗐!你这丫头,怎么不识好人心呢?又没有外人,你怕什么嘛?我可是真把你当作了侄女才告诉你我深藏的秘密的。你可好,连这么点儿事都不肯透露呢?你这可是过河拆桥啊?只想听别人的秘密自己的一点儿都不说?那有这么好的事?”田乐志一听舒雅居然敢责备他,马上一改笑脸,拉下脸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玩的女人多了,软硬兼施是他的绝招,于是佯装发起了官威,想唬住舒雅,好让她乖乖就范。

  舒雅看他变了脸,心中也有些怯怯,不过嘴上却不遑多让:“田……田所长是你自己要告诉我的,又不是我逼着你说的?而且我怎么看你说起来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是你所害怕的隐秘呢?”

  “你……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不过对我来说你说啥都没用的,我没有点儿后手怎么敢把我从不示人的秘密告诉你呢?我可不是傻瓜,你说对吧?”田乐志贼眼珠在眼眶里乱转了一通,低声说道。虽然声音不大可却让舒雅听了不寒而栗。

  “后手?田所长,不至于吧?我肯定不会跟别人说的,您放心好了。我保证过的,你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