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水暖鸭知】【之一培训】【作者:天天三鸭】

【水暖鸭知】【之一培训】【作者:天天三鸭】

本帖最后由 @双眼@ 于 2016-10-30 17:11 编辑

  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8s8china.com--原创作者:天天三鸭

  第一章培训

  关进青山市看守所的卢得林,此时正在观看一队蚂蚁搬家,嘴角裂出近来少有的笑意。但他不知道,一场噩梦将要开始。性吧首发
  
  “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卢得林忽然想起那个告他强奸的女人曾说过的K宄丶堑盟嫡饩浠笆保劬锪髀冻龅哪侵致愀小
  
  到底做了什么,真强奸了一个近五十岁的女人?可证据齐全。卢得林记得他的阴茎进入了她的体内,而且还射了精,精液涌出她的阴道口,顺着大腿滴在地上的那张报纸上。这张报纸后来成为最重要的证据。警察抓他时,卢得林大声申辨道“不是强奸,我们是通奸。”在警察局里,卢得林的申诉没有得到警察的认可,他们准备进一步收集有关证据,向检察机关起诉。一个高个子的警察对卢得林说:“如果你说不出通奸的可信理由,就等着坐三到五年的牢。”
  
  卢得林今年三十岁,在一家网站做网虫,收入一般,没房没车,也没女人。他喜欢有点年纪的老熟女,在圈中的朋友都知道。这个喜好,让他爽过,把与老熟女做爱的图片发到网站去,歉了点钱为副业。认识这个近五十的女人时,他把这些图片也给这女人看了,引得这女人开怀大笑,说他是个坏男孩。卢得林以为时机已到,扑上去扯光她的衣服,在老熟女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扶着自己那根不大不小、龟头如鸡蛋般的阴茎直插进老逼中。那老熟女先是无声,然后大叫一声,晕了过去。这情景让卢得林不敢久战,急促地抽插了上百下,草草地在她的阴道里射了精,提起裤子就走人。
  
  第二天,卢得林还在自己那间出租屋里做梦的时候,警察破门而入,抓他到了派出所。那老熟女告他强奸,证据齐全。在派出所里那老熟女恶狠狠地说了上面那句话,然后转身走了。负责记录的警察合上记录本,笑着对他说:“你知道她是谁吗?敢强奸她。哼,你小子还爱这一口。”
  
  卢得林知道判刑是躲不过的了,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一件事,就是出来后怎么找到那老女人,怎么修理她,还不能让自己再次坐牢。正想着,突然后面有人抱着他的双臂,只听后面有一群与他一样的在押犯说话。
  
  “他妈的,别人都爱吃嫩草,这小子却他妈的爱老逼。”
  
  “操他的屁眼,让他也知道点被强奸的味道。”
  
  “喂,大家看,这小子的小屌居然还这么白嫩。”
  
  “别乱,有的是时间,让大哥先上。”
  
  很快卢得林被剥得一丝不挂,几只肮脏的手开始套弄他白嫩的阴茎,疼得卢得林大叫救命。后面的人又说了:“这里是看守所,都要判刑的,你叫死了也没人理。”让卢得林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阴茎在他们的套弄下竟然硬了起来,龟头涨得通红发紫,龟头的尿道口处渗出一滴晶亮的前列腺液体。就在他以为这伙人只是玩玩他的阴茎时,屁眼处传来一阵撕裂的巨痛,一根粗大的鸡巴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插进他的屁眼处女地,直达直肠,撕裂的屁眼血涌如泉,给插进来的鸡巴以润滑,让那个操他的人大叫舒服。
  
  “啊-----------”卢得林持续的惨叫,在这伙人听来,就是一种快活的叫春。那天晚上,卢得林被十几个在押犯鸡奸了,肛门严重脱落,有人用手把他的肛门塞进去后继续鸡奸他,直到他昏了过去。
  
  “卢得林,出来。”不知是什么时候,卢得林醒来第到看守警察喊叫。那警察嘴里骂道,你这个强奸犯,睡死啦?老子叫好几分钟了。
  
  这时候还有谁来看我?卢得林艰难地站起身子,把裤子穿好,步履怪异地跟警察着走到一间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张桌、两张凳子。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坐在那。见卢得林站着就示意他坐下,卢得林痛苦地摇了摇头。那人看了卢得林好一会,问:“你就是卢得林?”卢得林冲对方点了点头。那人又说:“奉董事长的指示,把你弄出去,现在你在这文件上签个字,就跟我走吧。”听了这话时,卢得林真不敢相信这事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卢得林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文件是什么内容,只要能让他出去,他都签了。
  
  等卢得林在文件签字之后,那人转身向警察招了招手,并递给他一个信封,点头说谢谢,董事长一定还有重谢。性吧首发说完,也不管那警察的反应,就领着卢得林走出看守所。
  
  外面的天好蓝,一阵小风吹来让浑身舒畅。一辆色的轿车在那等着,那人先上了车,然后伸出头来四处看了看,让卢得林也上车。卢得林上车后,只用屁股的一小部分坐在车座上。那人伸手过来自我介绍说:“认识一下,我叫阿骑,百花集团的行政秘书,我们董事长希望你能为他做点事。”
  
  百花集团卢得林早就听说过,是娱乐业的航空母舰,背景十分强大。“怎么样,表个态吧。”阿骑从前面座位上拿过一包东西,“等下到宾馆洗洗,再跟我上起见董事长。”
  
  不容卢得林再说什么,阿骑示意司机开车。在去宾馆的路上,阿骑始终没说一句话,卢得林想起朋友告诉他的,遇到奇人不要多说话,否则事与愿违。不一会车就进城了,驶进城东一家星级宾馆。下车后,卢得林终于忍不住了,小声问阿骑他能为百花集团做什么?阿骑说他也不知道,见了董事长就明白了。
  
  在宾馆房间里洗澡时,卢得林又经历了一阵痛苦,当水流冲击到屁股时,那里引发一阵痛痒交加的难受,让卢得林无法再洗下去。可屋外阿骑一再催促,卢得林很快将自己冲洗净,换一身新的衣服。阿骑审视着他,点头说,这还有点人样。说完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他们没有去百花集团的总部,而是转道去了另一家星级酒店,在二十一楼一间豪华房间,卢得林见到了董事长。
  
  董事长比卢得林想象的要年轻,看上去身体很健壮。坐下后,董事长直接说事:“我看过你的档案,你的条件适合我要你做事的要求。说白了吧,要你做的事就是专门伺候女人,特别是有年纪的女人。注意,不是因为你强奸了一个老女人,那老女人只是用钱来出出气而已。”说着,他在控制器上操作着,电视上出现了卢得林在看守所被鸡奸的场面,特别放大了他那根始终不软的白嫩阴茎,并把画面停下。董事长说:“你的阴茎不大不小,特别是龟头比一般人的大,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不软,老女人最需要这样的好兵器,再说你也有这爱好。”  卢得林终于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做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