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乱伦】【母子同乐】【作者:马龙之肘】

【乱伦】【母子同乐】【作者:马龙之肘】

本帖最后由 @双眼@ 于 2016-9-8 10:53 编辑

  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8s8china.com--原创作者:马龙之肘

  夏末的夜晚格外闷热,松林屯的村民们都早早的入睡了。几缕舒爽的清风撩动起村口一间普通民宅的窗帘,皎洁的月光透过撩起的窗帘缝隙洒进房中。正对着大炕的墙上贴着一张大红的喜字,下方的桌习谧乓欢匀忌樟艘话氲暮熘颍苛荷瞎易判矶嘧笆斡玫牟食窈退看踩皇且慌啥捶炕ㄖ虻木跋蟆

  洞房花烛,春色无边。大炕上,一个丰满肥熟的中年美妇屁股底下垫着一个枕头,一双玉腿大张,双手捂着羞红的俏脸,任凭一名英俊的少年压在她那赤条条的雪白丰满的肉体上,胯部在她肥软腻热、爱液淋漓的大腿间用力猛砸着。这竟是一对年龄相差悬殊的老妻少夫。

  “小鸾……轻一点……不可以……”妇人嘴里说着不要,可是一双柔软白皙的玉腿却紧紧的缠绕在了少年的屁股,仿佛生怕少年离开。

  “好妈妈……你夹的孩儿好紧……们都拜了天地……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少年一边操一边不解的问道。

  妇人松开捂着脸的双手搂紧了少年,美目含情地注视着小鸾如痴如醉涨红的脸庞,羞声道:“小冤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妈已经十几年没做过了……你也不说温柔点……”妇人成熟美艳的面庞随之露了出来,赫然正是村里守寡多年的中年寡妇淑芬,而在她身上耕耘的少年,正是她的亲生儿子小鸾。

  小鸾初尝禁果那肯轻易罢休,他那深入母亲体内的硕大龟头,不时地狠撞到淑芬娇嫩的子宫上,让原本早已是过来人的淑芬又是痛又是爱。

  “罢了,小冤家……一会可千万别射在里面……妈今天可是危险期……小坏蛋轻点……你还故意……撞……妈妈那里……!……讨厌!你又撞……妈妈不和你来了……”淑芬让儿子轻点,可她自己却把个圆润肥嫩的大白屁股连连上抬,将她那个妇人的羞物和儿子贴得更紧了。

  “妈妈!我好舒服……”小鸾的大肉棒发狂似的在妈妈充血肿涨的阴道里深深地急速抽送,硬如顽石的大龟头雨点般地猛力撞击妈妈的子宫口。

  “哎唷……轻一点……妈受不了……嗯……妈妈……要被你……插死了……喔……舒服死了……哎呀……你又要……啊!痛死妈妈了……小冤家你……你……坏死了……”淑芬又是羞又是痛,儿子这小冤家趁她肥臀迎凑之际,几下死命地猛戳,硬是将大半个龟头撑开了她这个亲妈妈的子宫颈。

  “啊!妈妈!孩儿快射了……”小鸾一边喘着粗气说,一边伸手捧住了妈妈淑芬那丰满圆大的肥臀,硕大的肉棒更加奋力地向妈妈肉体深处猛戳,几乎要进入淑芬的子宫口里。

  与此同时淑芬也感到体内儿子的肉棒变得更加坚挺、粗大了,她知道儿子要射精了,低声喊道:“快拔出去,射到外面!”

  “妈妈!我……”儿子话音未落,一大股热滚滚的初精已如开闸的洪水般地在妈妈成熟的子宫里播撒。

  “啊!好烫……好多……不行了……妈不行了……嗯哼……舒服死了……”

  妈妈的子宫内被儿子射入的大量精液烫得不住痉挛,“嗯哼……妈到了…嗯……妈妈真快活……妈要死了……喔……”

  淑芬因为高潮的到来而将娇躯僵直地挺了起来,肥腴的阴户里一阵一阵地抽搐,子宫口一开一合的收缩,似要吐出什么东西,却又被儿子硬涨的大龟头紧紧塞住。

  儿子的粗大肉棒被高潮中的妈妈的阴道紧紧「咬」着,大龟头又受到妈妈子宫颈的夹吮,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只觉得精液不断往妈妈的子宫里喷射。足足过了半分多钟,儿子才在妈妈体内停止了射精,乏力地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喘息着一动也不动了。

  良久,淑芬才从高潮的快感中平静下来,感觉到儿子的大肉棒仍在她阴户里插着,只是已不象刚才那样让她「涨满」了。那捧着她肥臀的双手不知何时又抚上了她的胸部,正抓着她两只丰腴的尖耸的乳峰轻轻揉弄,时不时将一只送进口中轻轻吮吸。

  淑芬爱抚这小鸾汗津津的脊背,看着爱儿吸奶的憨样,忍不住想起了他小的时候。

  小鸾刚出生没多久淑芬就收守了寡,为了儿子淑芬没有再嫁。村外有自家的两亩地,已经荒弃多年,淑芬辛辛苦苦的开垦出来种植玉米,农闲时,还帮人缝补些衣物。一个农村的普通妇道人家独自抚养幼子,淑芬甘苦自知。淑芬总想给小鸾更多的爱,哪怕是溺爱,好在儿子聪明健康又懂事听话,是淑芬最大的慰藉。

  小鸾都进入青春期了,溺爱他的淑芬甚至还没有给儿子断奶,每晚儿子都伏在妈妈成熟动人的身体上,像小时候一样安静的吮吸着母乳,渐渐的,她发现儿子的鸡巴开始发育了,经常顶着她的小腹顶的她生疼,也顶的她心头烦乱。儿子的手也经常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乱摸。她知道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要出事的。终于有一天,儿子第一次向她求欢,虽然对于儿子的求欢她心中早有准备,但她还是忍不住满脸羞红,淑芬是个传统的农村妇女,虽然心中也对爱儿也是情根深种,可就是放不下心中世俗伦常观念的桎梏,那天晚上,她把屁眼的第一次献给了小鸾,淑芬觉的,只要不让儿子操自己的逼就不算乱伦,她也算对得起夫家的列祖列宗了。

  此后的每个夜晚,小鸾都压在淑芬身上,一边吃奶,一边用精液灌满妈妈的直肠。这频繁的超越母子关系的举动慢慢的软化着淑芬的伦理观念,她甚至自己都觉得,如果有一天小鸾真的奸淫她的肥逼,她恐怕都不会有丝毫反抗把。

  转眼间,小鸾已经十六岁了,他考上了省城的重点高中,明天就是出发报道的日子。白天淑芬去田间劳作,傍晚回到家小鸾给了她一个惊喜,他已经把家中布置洞房的样子。

  “儿啊,你这是要干什么?”淑芬问着,但她心里早已激动满满。

  小鸾说:“妈妈,明天我们就要暂时分别了,我要给你一个名分,我要和你天长地久,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淑芬满脸羞红,这是儿子第一次向她求婚啊,她并没有明确的给儿子一个答复,只是任由他为自己披上红盖头,顺从的与亲生儿子拜了天地,然后迎接着他狂风暴雨般的彻底占有。

  淑芬感觉自己守着的最后一寸领土也被亲生儿子攻陷了,她感受着儿子火热坚硬的大龟头与她阴道内壁肉贴肉的第一次摩擦。她知道儿子长大了,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愿意担负起成为亲生母亲的丈夫的责任。